风云对话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fuxiaotian.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专访第67届联合国大会主席、塞尔维亚外长——武克·耶雷米奇》 (播出日期:2014年1月19日)

2014-02-11 12:43:30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节目文稿 | 浏览 6337 次 | 评论 0 条

Part 1

VO 1

一位年轻的塞尔维亚外长,

曾出任第67届联合国大会主席,

在他的任期内,

SB 1

我们通过了《武器贸易条约》,这是有史以来联合国首次对国际军火交易进行了管制;

这是巴勒斯坦第一次取得国家地位。是的,它之前只是观察员。因此这是一次历史性的突破!

VO 2

联大史上最年轻的主席之一,

专访第67届联合国大会主席、塞尔维亚外长——武克·耶雷米奇

串场1

   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风云对话》,我是阮次山。今天我们要邀请刚刚下台的联合国第67届大会主席耶雷米奇。耶雷米奇今年只有38岁,从过去联合国的惯例来看,大会的主席虽然是说,不是具有很实在的权力,可是至少在那一届的联大,他有很多调和鼎鼐的功能,那么如果那一届联合国大会刚好碰到有很多必须要大会解决的问题的话,那这个联合国大会的主席就非常的重要,所以过去联合国大会的主席通常都不会选出各个强国的代表,都会选出比较小国的代表,那么耶雷米奇呢,他虽然很年轻,他干过塞尔维亚的外交部长,那么他非常的能干,等一下我们跟他交谈大家就会体会出来,这个年轻的、属于分崩离析以后的,以前的南斯拉夫的耶雷米奇,他到底怎么能干,他风度到底如何。请看。

解说119757月,武克·耶雷米奇出生于现在的塞尔维亚共和国首都贝尔格莱德。他曾是剑桥大学理论物理专业的高材生,并拥有哈佛大学的公共管理学硕士学位。2007年,32岁的耶雷米奇便成为塞尔维亚共和国的外交部长,并任职至今。20126月,耶雷米奇以99票的简单多数当选为第67届联合国大会主席。

先生,您曾担任过第67届联大主席,依您的经验来看,在联合国大会上最难通过的提议是什么?因为就我们对联大的权力执行方式来看,是不是任何决议都很难通过?

我认为您说得对。事实上第67届联大会议一开始就经历了一次艰难的投票表决,那就是要投票选出担任主席的人选。因此事实上我是被投票当选的主席,而并非受人任命。我们通常都会在下任主席的人选上达成一致,但这次我们无法在这件事上达成一致,因此我们进行了投票,而且竞争十分激烈,我最后仅以微弱的优势胜出。但这也让我的当选更有信服力与合理性。我也在讨论中利用了这些优势,从而在面对挑战时能敦促大家解决问题。在第67届联大会议上,联合国在组织内部取得了重大突破,比如说我们通过了《武器贸易条约》,而这也是我们史上首次对国际军火交易进行了管制。这是一次很艰难的多边外交谈判,但我们最终确定并在联大上通过了该条约,因此这是我们的一座重大里程碑。其次,我们也针对巴勒斯坦的地位,以及其在联合国的地位进行了谨慎的讨论。您大概也能想像,这是一个很令人激动的话题。

但关于巴勒斯坦的决议已经被通过很多次了。

但这是巴勒斯坦第一次取得国家地位。因此这是一次历史性的突破。巴勒斯坦在这之前一直都是“观察员”,但在这次之后,它就是“观察员国”了。因此从联合国的角度来看,虽然巴勒斯坦还不是成员国,但联合国已经授予了它国家的地位。这可不是件小事,我们进行了艰难的谈判,而且会议本身的过程也很复杂。我认为在将来,这次突破将被证明是化解巴勒斯坦这一长期问题的关键性贡献之一。但我认为,第67届联大取得的最大成就之一,就是通过了一项对20国集团的决议,也就是世界上经济最发达的20个国家所形成的集团,该如何与世界其他国家合作,进行了规范化。在这次大会之后,20国集团与其他国家之间,将会通过正规的方法,对最重要的经济问题进行协商。这就是一个来之不易的成就。但我认为,第67届联大上最重要的话题还是关于2015年后的发展议程。您也知道,联合国在2000年制定了千年发展议程,这一议程将在2015年到期,因此从现在到2015年之间,我们要制定出针对21世纪的新发展议程。到2015年,应该形成一套针对2015年后的可持续发展议程。我的大部分时间也都被用在这件事上。

您认为这很困难吗?各个成员国是否是在真心等待议程的出台?还是在混时间?

当然,各国在21世纪的发展议程上还没有达成一致的看法。但我认为大家都同意,发展议程是必须要制定的。21世纪的世界是一个各国相互连结十分紧密的世界。因此全世界所面临的最严重的问题,也就都是世界性的问题。而世界性的问题除非各国齐心协力,否则是很难解决的。问题包括气候变化,全球安保,以及各国国内与国家之间的社会不平等现象等等。这些都是必须让各国达成一致才能解决的问题。

解说2:第67届联合国大会将巴勒斯坦在联合国的身份从“观察员实体”上升为“观察员国”,阿巴斯称,这是“联大为巴勒斯坦国的存在颁发了‘出生证明’”。联大在通过巴勒斯坦这一决议时,还敦促所有国家、联合国系统各专门机构和组织继续支持和协助巴勒斯坦人民早日实现其获得自决、独立和自由的权利。

当您在处理这些情况复杂的联合国决议时,比如这次授予巴勒斯坦“国家身份”,作为联大主席,您是如何权衡利弊的呢?您又是如何管理这193个成员国的呢?

很明显,议案必然会通过,因为它得到了大多数的支持。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主持这次的联大会议,使得这次会议不会沦为一场相互诋毁的恶性事件,从而导致各方各派之间失去相互信任。我要确保所有成员都不会在相互间进行人身攻击。我们在过去的联大会议上就曾见过类似的情形,尤其是在面对这样一个如此令人激动的问题时更是如此。

如果有些国家会在联大会议上发表侮辱性的声明,作为主席,您对这种行为有什么办法吗?

你可以在任何时候休会,主席手里有法槌,可以随时暂停会议。

您会请那些成员国的代表团成员离开会场吗?

主席是无法将成员国从联大会议上驱离的,但无论何时,你都可以针对任何恰当的行为进行投票表决。如果有人提出了无理的要求,你可以立刻提议大家为反对这一要求进行投票。当然,如果有人讲脏话或者进行人身攻击的话,主席就必须暂停会议。但什么时候才用采取这些特权要取决于联大主席的个人性格或世界观。绝大部分时间里,各国外交家的行为都很恰当。他们被派往联合国是因为他们对联合国的行事方法有了解,并且他们在联合国内也会发展出各自的私人关系。你可能会为此而惊讶,但在一些关系不太友好的国家之间,各国的代表们相互之间却是很热诚的。他们之间有一种面对同事的态度,因此我们通常在会议上并不会碰到棘手的问题,会议的进行通常都很绅士化。但为了以防万一,尤其是我们在解决类似这样的问题时,会格外小心谨慎。

Part 2

串场2

   欢迎回来。在2011年的时候呢,巴勒斯坦曾经想要加入联合国,那么当然,以美国为首的其他的国家包括以色列当然会反对,那么巴勒斯坦想成为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很久了,加入联合国做观察员呢,是一个第一步,2011年被拒绝,可是呢,2012年,联合国同意它以观察员的身份加入。那么在这个期间呢,耶雷米奇也参与这种非常复杂的一个过程。那么我们接下来请听听他在这个过程当中,他的看法是怎么样。塞尔维亚在分离了南斯拉夫以后呢,它也是个小国,那么小国对小国要想加入联合国,它必然有另外一种同情的立场。请看耶雷米奇给我们叙述这一段故事的过程。

在巴勒斯坦决议这个问题上,我们都知道,如果没有美国的支持,以色列这个小国家可以采取任何行为来反抗大多数国家。那么这一次,美国代表团是否也对您或其他成员进行施压了呢?

您要知道,我来自一个对施压这种行为不太敏感的国家,我指的就是南斯拉夫和塞尔维亚的历史经历。尤其是在铁托执政的年代,没错。要对我们施压是很困难的。我本人来自一个对巴勒斯坦问题有着鲜明立场的国家。南斯拉夫是巴勒斯坦的坚定支持者,而在南斯拉夫解体之后,塞尔维亚也保留了这一立场。因为这是我们的外交立场,这也代表了我们的世界观。而且其实他们也并没有人对我进行过施压。因为他们都知道这对我来说是不起作用的。但双方都针对这一问题进行了大量的游说工作,而有些国家也因为这种压力而改变了自己的投票计划,这在联合国也是正常的情况。一个国家需要动用自己的影响力,才能说服其他国家支持你的想法。如今有些国家采取这样的办法,而也有些国家会采取其他的办法,你对这些看法可以赞同也可以反对,但这都是会在联合国发生的正常情况。

解说3:自1945年成立至今,联合国在发挥维护世界和平等诸多职能上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同时它也存在着许多问题,其中经济问题就像是联合国肩膀上的枷锁,让它在行动和做出决议时捉襟见肘,这为一些国家利用经费问题而大做文章提供了机会。一直以来,联合国在协调各国利益的同时也在进行着艰难的改革。

在过去十年里,大家一直都在试图对联合国安理会制度进行改革。

我认为这很有必要,因为目前联合国安理会的地位体现的是过去的历史,而如今的世界已经和1945年的世界大不一样了。因此我认为联合国安理会需要变革,需要重组。

但这样的变革会很困难。

这当然不容易,我认为这种变革一定要有一个过程,

我们都要面对现实,如果您想改革联合国安理会,以及那5个常任理事国的地位,比如在过去10年里,你们曾尝试过将常任理事国的数量从5个增加到11个,从而削减目前的5个常任理事国的权力,那么你们要如何完成这个任务呢?

我认为大家应当对联合国安理会的状况进行反思。在如今这个世界上,有些国家在世界安保问题上的地位至关重要,并且比它们在1945年时的地位重要很多。而有些国家的重要性则比它们在1945年时有所衰落,因此我认为变革是必然的。但要如何才能发生变革呢?是否需要将常任理事国数量增加到11个?我目前还无法全力支持某一种模式,但的确有很多方案已经存在了。有的方案提议让某些新成员国拥有永久性席位,但是却没有否决权。也有方案提议席位轮流制,但某些国家的轮值期会比其他国家长。我们有各种各样的方案,而这些方案也的确可以削弱目前的某些常任理事国的权力。但从另一方面看,反观整个世界的局势,有些联合国成员国的实力已经比过去增长了很多,因此如果要反映出世界的真实局势,我们就要考虑到现实情况。

但让目前的5个常任理事国放弃自己的权力是很困难的一件事。

这当然是不言而喻的。问题是,如果我们想让这个管理全球各国的体制正常运作, 如果你想坚持自己的立场,不接受任何变革的话,那么你当然可以阻止变革。但问题是,维持这样的制度值得吗?我在过去一年里与中国进行了密切的合作,我认为中国在面对这个问题时表现得很理智,有些国家只是想尽快见到这样的变革,但中国却是在很理智、很全面、很主动地改变联合国安理会的这种现状。这种事当然不能一蹴而就,我们需要对此保持谨慎的态度。

串场3

   我们今天和上一届的联合国大会主席耶雷米奇、塞尔维亚的外交部长耶雷米奇所做的这次的访谈啊,大家可以看到,虽然他来自一个小的国家,可是在他担任联合国大会的主席一年的任期之内,他其实发挥了很多重要的功能。那么他也跟我们提到,联合国最近有个改宪章的方案,就是要扩大安理会从目前的5个常任理事国扩大到11个,可是呢这个案子迟迟不能同意,是因为现任的5个常任理事国不愿意稀释它们的权利。我常常觉得,谁干过联合国大会的主席的话,应该有担任一个国家元首的资格,因为这是一个非常复杂、多元外交的社会,能够在这个地方干好一年的大会主席,他的能力必然是很好的。耶雷米奇今天的谈话给了我们这方面非常重要的佐证。感谢您收看今天的《风云对话》,我们七天之后,再见。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专访泰国驻华大使—伟文·丘氏…      下一篇 >> 《专访格陵兰工业矿产资源部长—…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风云对话

节目围绕国际焦点事件、叱咤风云的重量级人物,专访全球政治最关键、最敏感的人物,当权者,当事人,赫赫有名的世界级人物,亲自向您剖析他们的观点。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