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对话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fuxiaotian.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专访法国驻华大使——白林》 (播出日期:2013年12月8日)

2013-12-15 19:27:18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节目文稿 | 浏览 5697 次 | 评论 0 条

Part 1

VO 1

法国女人的优雅享誉全球,

而她更被誉为“法国女性外交官的典范”,

且幸运的是,她还与中国有着深厚的渊源,

SB 1

我们当时在中国学习的时候,也是需要下乡的。我就曾在稻田里劳动过,并且也曾在工厂里工作过。是的,我们了解,那是一段十分令人难忘的经历。

VO 2

中法建交即将迎来金禧纪念,

专访法国驻华大使——白林

串场1

   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风云对话》,我是阮次山。再过一个多月,也就是明年的127号,我们中国和法国将迎来我们双方建交的50周年,就是快半个世纪左右。那么在50多年以前,要不是当时的法国总统戴高乐,法国跟中国建交是西方世界的一件轰动全球的大事。那么,我们今天非常高兴能够邀请到现任法国驻华大使白林,一位女大使来上我们的节目,白林大使在七十年代曾经在香港担任过法国的领事,那么这么几十年以来,她跟我们中国的关系非常的密切,那么我们就邀请白林大使来跟我们谈,她在香港、在中国几次的任职,她心目中的中国到底怎么回事,那么她的感想又是怎么回事,那么很快地又面临的中法建交50周年,在庆祝这50周年里面,她心中的感受如何?请看我跟她之间的这段对话。

解说1:现任法国驻华大使白林女士,是一位已有三十多年工作经验的资深外交官。她毕业于巴黎政治学院和巴黎东方语言文化学院,早在1976年就申请到奖学金来到北京语言文化大学进行深造。1979年,白林进入法国外交部工作,历任法国驻香港总领事馆副领事、驻华使馆二等秘书等职,20113月出任法国驻华特命全权大使。

大使女士,从您第一次来北京到现在,您对中国的印象如何?

您说得对,我对中国的确已经有很深的了解了。我甚至早在1972年就开始学习中文,因为我对中国的文化和历史都很感兴趣。在那之后我就决定前往中国。担任大使后,我已在中国度过了两年半的时光。当然,自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今的中国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国家,你们经历了大规模的发展和现代化进程。但中国人在某些方面仍然与过去一样,他们仍然充满智慧与活力,并且他们的前进方向也十分明确。对我来说,如今在这里就职,就是一个让我能见证这一切变化的大好机会,同时我还能见到中国的文化得以被保留。

您第一次来中国留学的时候,正好赶上文化大革命的结尾。您现在能跟我们详细说一下这些经历吗?

那是一段非凡的经历。因为那时是文革末期,因此最艰难的一点就是我们与中国人交流的机会并不多,因为当时这种交流并不被鼓励。那是一个让我们了解中国社会动向的好机会。您也知道,我们当时在中国学习的时候,也是需要下乡的。我就曾在稻田里劳动过,并且也曾在工厂里工作过。那是一段十分令人难忘的经历。这段经历直到如今也仍然很重要,因为经历过当时的那一切,才让我能够理解中国人在那些年里都经历了些什么。

您在稻田里劳动的时候,是说您要靠自己劳动来养活自己吗?还是说他们只是让你们体验一下农村生活而已?

对我们来说那只是一次体验。那就是他们所谓的“开门办学”,也就是要让我们体验农民与工人的生活。外国学生的待遇当然是不太一样的,因为中国人会在那里劳动很多个月,甚至好几年,而我们停留的时间则很短,只是在农村和工厂各体验一个星期的时间。但那也让我们体验到了当时的生活。

这让我们感到很吃惊,因为如果他们让你们体验“开门办学”的话,那种经历并不能体现出中国当时美好的那一面。他们已经自信到允许你们看到中国的那一面了吗?

当时他们并不认为那种环境很差。因为在我留学的时候,所有人都必须参与进来。我在大学的时候,是和工农兵学生一起上的学,因此那种场景在当时是很正常的。之后的那一年,情况就有了变化,也就是在1977年,学校又开始举行考试,那也是新时期的开始,我才开始学习,情况也恢复了正常。

他们都给你们吃些什么?你们又住在哪儿呢?

我们当时住在语言学院里,在乡下的时候,我们住在宿舍里,在工厂的时候也一样。

每间屋子要住多少人?

我记得在乡下的时候是10个人一间房。你觉得怎么样?但我当时很年轻,不要紧吗?因此在我看来那很正常。

你们当时都吃什么?当时的伙食可口吗?

我记得,实际上,中国学生和外国学生的伙食是不一样的,很不巧,因为我们本来还想体验一下中国学生的生活。但是,我记得,我们吃的是窝头,窝窝头,虽然食物很普通,不过我们吃得还不错。我记得当时我们还有些布票。还有粮票,当时我们没有粮票,但是布票还是有的。因此我们的生活虽然和中国人的生活不一样,但我们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不过我们的生活还是有一些相似之处的,所以这段生活也很有意义。

您是否在那段经历中交到了朋友?

学生时期交朋友很难,因为当时是文革末期,而在八十年代交朋友就比较容易了,因为那时候文革已经过去好几年了。

您在八十年代都交了些什么样的朋友呢?他们现在又在做什么?

我记得他们大部分人都是艺术家。因为当时其他的中国人并不太有机会与外国人交流,尤其是外国的外交官员就更难了。

您提到了一些艺术家,而他们的生活方式、他们的作品也体现了他们当时所处的社会背景,同时也反映了中国人的生活水平。那么他们如今的生活过得怎么样呢?

那要看情况了。他们当中有些人很有名,一些八十年代的艺术家如今已经定居在法国。一些艺术家的生活条件也比当年好多了,因为如今有了艺术展,而且他们的许多作品都能销往全世界。

我们也了解到您在过去两年半的时间里走遍了全中国。通过和您的对话,我们也知道您见到了许许多多的中国人。您认为与如今的中国人交流和八十年代比起来是不是更容易呢?

当然是这样。如今沟通起来容易多了,我们交流起来没有任何问题,他们也都很友善。他们通常都很喜欢和外国人说话,而且我们不仅对北京感兴趣,对其他省份也很感兴趣。如今不论是与中国人交流,还是同中国人做朋友,都变得更容易了。

回顾过去,作为法国大使,当您回想起那段经历的时候,您有何感想呢?

我认为最了不起的一点,就是在30年里,中国能发生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这里的人民,尤其是大街上的年轻人,或者是年轻的记者和专业人士,他们显然都和过去那个时代的人民大不相同。但作为一名大使,了解当年的那个中国对我来说也很有意义。因为我知道,所有的领导人,包括习主席在内,以及许多的学者和教授都来自那个年代。他们都经历过那段时期,因此这也让我能更了解中国的情况,包括现代中国的情况。

Part 2

串场2

   欢迎回来。在四十多年以前,我和当时的美国前任总统尼克松聊天的时候,他跟我讲过,当时他担任艾森豪威尔的副总统的时候,他到法国访问,那么当时戴高乐跟他讲,他说中国社会是沉睡的巨人,你与其等他睡醒了以后再跟他接触,不如在他半睡半醒的时候决心跟他接触。所以尼克松跟我讲,那个时候开始,他决定要跟中国建交。所以,我们可以说,法国跟中国之间的渊源,是从戴高乐开始。那么这么些年来,我们很快地要迎来半个世纪的建交,那么其他我们双方关系的种种,我们再度邀请到白林大使来跟我们做各种各样的分析。请看。

解说2:今天的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就是由法国伟大的军人、作家和政治家夏尔·戴高乐将军所创建。19591月,他出任法兰西第五共和国首任总统。戴高乐提倡东西方“缓和与合作”,在他的推动下,1964年法国承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地位并与中国正式建交。几年前,戴高乐将军在法国国家电视台所举办的评选活动中,被评为“法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人物”。

当您决定以外交官的身份来中国的时候,您是否也曾读过戴高乐将军的书,或者了解过他对中国的看法呢?

我的确读过他的书。我认为戴高乐将军是一位先驱。他认为中国是一个拥有重要地位的国家,同中国建立起关系也十分重要。我认为当时的这个决定十分明智。同时因为我们是第一个承认中国地位的大国,因此中国人民对我们也很友好。我们的交流很轻松,我们也很喜欢对大街上的人说我们是法国人,因为他们知道以后都对我们特别友好。

那么50年前,戴高乐将军做出了承认中国地位这样一个历史性决定,您觉得他的决定是正确的吗?

这当然是个正确的决定。其他国家在几年之后也都追随了我们的步伐就是证据。我们是最先做出决定的国家,所以他的决定当然是正确的。在那些年里,我们一直都在各个领域发展着两国之间的关系。我们的总统也曾在今年4月来华进行国事访问,而他当时也说过:我们会继续发展两国关系,并在明年为这个明智的决定进行庆祝。我认为在建交之后,全世界都认为那是一个具有历史性意义的决定。

我们也即将迎来两国建交的50周年金禧纪念日。那么您和法国准备如何庆祝这一金禧纪念日呢?

我们认为金禧纪念日有很重要的意义。这是一个传统,在这50年里,我们都保持了良好的关系。这种关系基于多方面的因素,我们拥有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席位,这一席位赋予了我们很重要的特权,但同时也给了我们一些责任。因此我们两国在这类国际事务上的合作十分密切。当然,我们也都是20国集团的成员国,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法国则是世界第五大经济体。我们都有为了让世界更美好而努力的责任。这就是我们目前的外交状况。当然,这次的50周年纪念日也给了我们一个好机会,让中法两国都能更深入完善地了解对方。

我们都知道,我们明年庆祝两国建交金禧纪念日的日子,恰逢中国的春节。那么您准备如何应对这一情况呢?因为那段时间里,大部分中国人都会回到自己的家乡去庆祝新年,那么您要如何举行这些活动呢?

我们有纪念日本身,也就是戴高乐将军决定承认中国地位的1月27日,但我们一整年里都会举行庆祝活动,所以我们会有各种各样的机会。我们在中国和法国都会有为庆祝纪念日拉开帷幕的活动。比如我们会邀请在法国的中国留学生在1月27号那天来巴黎参加活动,因此他们在新年之前就有机会进行庆祝。

解说3:本周内,法国总理埃罗率领了一个阵容强大的工商界代表团到访中国。有法媒评论认为,两国经济关系及民用核合作是此次两国领导人会谈的核心,可称为“双核驱动”。为了赶走欧债危机的阴霾,法国政府希冀在更广阔的领域于中国开展合作,尽早启动经济复苏的列车。

人们认为,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欧洲的国家和人民生活条件都太优越了,而如今他们要适应更节俭的生活方式。

我认为最令人关注的一点,就是欧洲社会的社保制度。我们对社保很重视,其中包括社会保障,也包括退休金。改革的确有其必要性,并且我们在公共财政等方面也同样需要改革。但我认为欧洲人对他们的社保制度确实很依赖。

在我的印象里,这些人因为社会福利制度的存在而拥有安全感,这也并没有错。那么作为欧洲人,您怎么能容忍“最有安全感的社会福利制度是错误的”这一说法呢?这并没有错啊。

没错,它本身并没什么问题,但面临危机时,情况就会有些窘迫。但我认为我们的社会福利制度十分重要,而中国将来也会有类似的社会福利制度。

是的,但到时候我们也会面临同样的问题,到时候的钱要从何而来呢?

是的,我们也需要经济增长。但想要取得经济增长,我们需要增强产业组织,但同时也要注重发展信息科技等未来的高科技领域。欧洲如今需要的是经济增长,不过我们的情况已经越来越好,而且我对欧洲局势的恢复也很有信心。我认为,如今的欧元已经较为强势,甚至于对某些国家来说,这种强势已经不利于出口业。因此欧洲央行也做出了相应的决定。但我认为欧元的前景十分光明,欧洲也一定会恢复正常,并且延续其增长势头。

在您的领导下,在您后续的任期内,您期望中法两国能建立起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呢?

我之前提到了政治领域,以及两国在国际舞台上的合作,同时我也鼓励中法两国的专家能够互访。在经济方面,我们已经决定要重新恢复平衡。两国民众之间的交流,以及青少年、教育、科学等等,都是我们十分重视的领域。法国是个注重科技的国家。我们在数学领域有世界上最优秀的学院之一,我知道有许多中国学生都在那里留学。因此我希望我们能在这一基础上进一步发展,并利用这次庆祝金禧纪念日的机会取得更大的进步。您也知道,在文化方面,我们有“中法文化之春”这个节日,这也是世界上最盛大的法国文化活动,同时它也是我们在中国举办的文化节里最重大的一个。而我们也会继续向这方面发展。我们在所有领域都要取得进步,因为中法两国都是具有全球性意义的国家。我们也都是十分友好的国家,有共同的历史,相互之间也很了解,又有共同追求的利益,因此我想要继续发展这种关系。

串场3

   我们今天和法国驻华大使白林女士谈到中国跟法国之间的建交以后,一直到现在的各种,双方的关系的种种。那么今年的四月,新上任的法国总统奥朗德也到中国来访问过,那么我们的国家主席预计也在明年到法国去访问。所以逐渐地,中法关系在逐渐走上非常热烈而且非常接近的这一地步。所以我们现在回想起来,如果没有当初的伟人戴高乐,我们中法之间的这种建交,可能就不会那么顺利,也不会像现在的那么平顺。所以,中法之间,我们达成了50年的交往跟关系,我们相信我们双方的人民、社会、国家、政府都会备感难得,而且弥足珍贵。感谢您收看今天的《风云对话》,我们七天之后,再见。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专访中东问题特使、英国前首相…      下一篇 >> 《专访南非前总统--弗雷德里克‧…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风云对话

节目围绕国际焦点事件、叱咤风云的重量级人物,专访全球政治最关键、最敏感的人物,当权者,当事人,赫赫有名的世界级人物,亲自向您剖析他们的观点。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